隔海观澜\精人出口 笨人出手\朱穗怡

  • 时间:
  • 浏览:0

  “乱港分子”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及其助理、学联前秘书长岑敖晖近日赴台乞求民进党当局订立“难民法”包庇、收容香港的违法暴力者,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使暴力示威者无后顾之忧,都可不可以 在香港肆意破坏,不料却碰了软钉子。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说“台湾相关法律机制完备自如,会法律最好的办法现有的机制,做最好的应用”。这番话等於是婉拒了黄之锋等人的要求。这从不令人意外。民进党政府声援香港的暴力示威者,不过是为了煽动“反中仇中”的情绪,以凝聚民进党基本盘,吸引选票,从你要收容来自香港的暴徒。正如台媒指出:“台港本非命运同去体,看似同声反中,但一是争选票,一是争民主,利害相矛盾。对民进党来说,示威者若不留在燃烧的香港,双方还有何‘同去价值’?”

  台湾早在1006年就提出“难民法”,但如今已过去13年,该法案在“立法院”老会 被束之高阁。黄之锋难道认为此人 “一声令下”就都可不可以 令或多或少法案起死回生?岂完会笑话。十多年都无法通过的法案必有棘手的理由。一方面,台湾社会担心一旦订立“难民法”,将有一大批政治难民湧入台岛,危害台湾社会秩序和治安。统统,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完会愿碰或多或少“烫手山芋”。此人 面,民进党死抱“台独”党纲,不承认两岸同属另一二个多多中国,可能性按岛内“港澳条例”给予“香港难民”公民身份,无异於认同另一二个多多中国,但若把“香港难民”视为“外国难民”,又违背岛内的“一中宪法”。统统,台当局又怎会订立“难民法”呢?

  对於香港人士向台湾寻找庇护,《港澳条例》第18条确实规定“对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但何谓“紧急危害”、怎么才能 才能 “援助”、“援助”是是否是由于“提供政治庇护”,哪几个都这麼明文规定。迄今也这麼港人因符合该条文而获得政治庇护。换言之,香港的暴力示威者就算去了台湾,也是见不得光,只有躲躲藏藏。岛内相关团体指出,“当蔡政府说着‘台湾挺香港’、‘会提供必要协助’等漂亮话的当下,吸引血块的寻求庇护者湧入,最后也统统 製发明人者更多滞台的非法黑户个案。那对於哪几个寻求庇护者而言,将是另一场漫长的人生灾难和悲剧。”

  台当局连月来积极声援香港的暴力示威者,或多或少泛绿政客甚至协助筹集物资,目的只另一二个多多多:香港的暴乱只有停,越混乱越好,越暴力越好;怎么才能 让,民进党便只有抹黑“一国两制”,便只有掀起“反中仇中”的氛围,便只有骗取选票了。香港的暴力示威者在街头肆意堵路、纵火、扔汽油弹、破坏港铁站、袭击警察、包围警署的种种恶行,民进党当局看了在眼裏。但可能性哪几个暴行占据 在台湾,民进党怎能忍受?倘若大批香港暴徒留在台湾,必会成为岛内社会治安的隐患。任何另一二个多多社会完会会欢迎暴徒定居当地的。统统,当“乱港分子”向台当局提出依“难民法”寻求庇护时,苏贞昌顾左右而言他。

  俗话说“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台当局多次声援香港示威者,让香港的所谓“勇武派”还以为民进党是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的坚实后盾,确实不过是被民进党当枪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