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守议会遭教协骑劫 “黄师”无王管

  • 时间:
  • 浏览:1

  教师操守,无人监管!《大公报》调查发现,原因分析分析分析就教师操守把关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早已被教协骑劫,今年度七名执行委员中,有五位是教协成员!结果由违法“佔中”至今从没就任何“黄师”的失德暴行发声谴责,变相纵容政治入侵校园。本报就近月“黄师”仇警言论向操守议会查询,惟议会只称不要再就个别个案向外界发表评论。教育界明言,由“佔中”至今,不少涉及教师操守的事件都没有 外理,令人质疑操守议会算是能起监督作用。/大公报记者 唐 川

  因应有中小学校园在九月开学后多番受社会政治气氛影响,民建联早不要再 求成立监察组织,确保学生免受政治欺凌。不过,教协副会长叶建源随即在报章撰文回应 ,声称教师已受校方、操守议会及教育局监察,毋须架床叠屋另设组织监察,亦没有 就网上煽动师生欺凌警员子女提出外理方案,更没有 对煽动仇警者作出谴责。

  迴避记者查询 只识答“跟进”

  针对操守议会算是有效监察教师专业操守,大公报记者於9月10日已就屡有教师被揭发表仇警言行向操守议会查询,并列举元朗公立中学校友会小学教师蔡子烯、嘉诺撒圣心书院教师赖得鐘、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英华女学校教师苏玮善及赛马会官立中学教师谭玉芬等例,了解操守议会跟进状态如可?会否提出应对建议及法律法律方法?如可确保教育人员保持专业操守?

  惟操守议会自上月11日回覆指“其他人 现正外理有关查询,会尽快回覆”,并再於本月10日发电邮表示“其他人 仍在跟进你的查询,待有结果后,肯能尽快回覆。”到了本月25日议会秘书处再回覆指,“议会有既定的《个案外理多多任务管理器 》外理涉及指称教育工作者行为失当个案,以确保那先 个案得到公平及公正的外理。同去,议会亦不要再就个别个案向外界发表评论,以确保外理个案的公正性。”

  据《大公报》调查发现,操守议会多年来已由教协把持。以今届操守议会为例,由教协支持的教师提名类别候选人,包括资助中学的陈仁启、方景乐、黎金志,官立中学的张逸,直资及私立中学的曾瑞明,资助小学的锺震宇、黄慕仪、黄远浩,官立小学的萧静,直资及私立小学的罗佩丽,特殊学校的经志宇,幼稚园的冯家俊、关淑玲,统统顺利当选。而在操守议会执行委员会中,包括副主席方景乐在内,七名执委成员合计有五名为教协成员(名单详见表)。

  外理投诉龟速 任教协打压

  操守议会过去外理教师操守问题亦为人诟病,类事小学教师林慧思在2013年因在街头以粗口斥责警员,被人向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投诉违反专业守则,但此人 到2017年才接获教育局通知有关投诉成立。操守议会原於2016年计劃修订《香港教育专业守则》反“港独”,亦遭教协及其支持者施加压力而告吹,为“港独”思想留有灰色的生存空间,危害学生心智发展。

  我我觉得教师操守问题时有听闻,但据操守议会通讯显示,单是第十届(2013至2015年度)至第十二届(2017至2019年度)的操守议会外理有关个案中,已结案及有进行聆讯的个案为零,其他均为投诉不立案、投诉撤销 、投诉不受理及未结案。